法律的本质是什么?
2024-05-19 00:44:01

“法”(法律)主要是法律指国家机关制定和颁布的具体法律规则,即实在法。法律

法律的法律本质是统治阶级意志、物质生活条件和经济外因素的法律综合体。

王泽鉴《民法总则》开篇就引用了一句“自由平等乃是法律由斗争得来,而斗争的法律果实则为法律”。

当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时,法律如果没有一个必不可少的法律巨大暴力机构存在,规范着人们的法律行为,人会自然而然地形成若干的法律小暴力集团来填补这一空缺,这些若干小暴力团体通过竞争、法律合并最后会形成一个巨大的法律暴力机构,而私人暴力也将被公共暴力所取代。法律

法律与规则的法律背后,是法律一种浩然天地间的精神,这种世界的精神不隶属于统计数据和技术分析,它是对于生命最完整本真的表达。爱和品德不是人类超脱于自然“神圣性”的体现,只是一种均质化的群体演化工具。智能生物长期重复博弈合作内化的行为模式,就是爱和道德。爱和道德的功能是让每个生物体生活在一起时,集体利益最大化。爱和道德不是人类特有的,比如猴子遭遇不公的行为时甚至会牺牲自己的食物,也要攻击不公的秩序和压迫者。


法的本质是由一定的物质生活条件决定的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

1.反映为法的阶级性:只能反映统治阶级的整体意志,不反映被统治阶级的意志,但是会反映被统治阶级的某些要求或愿望。

2.最终体现为法的物质制约性:法所体现的统治阶级意志的内容是由社会的物质生活条件决定的。

(1)法是社会的一部分,社会决定法,法既不能创造社会,也不能改变社会,法只能反映社会,法反映社会关系,尤其是经济关系。

(2)法对社会有积极的反作用,当法所反映的社会与社会现实相一致,法促进社会的发展;不一致,则阻碍社会的发展。

(3)立法者制定法律时受到社会物质生活的制约,只能表述法律,不能创制法律。






很多人认为统治阶级的意志就是法,这是一种误解。

法是统治阶级的阶级意志、共同意志、上升为国家意志的统治阶级意志。

关于法的目的是什么一直饱受争议,但不同学科、学派之间对法的目的似乎又存在一些共同点,基督教认为上帝授予摩西十诫作为宗教法规,建立一种有序的管理秩序,佛教认为佛法和戒律的目的不是束缚自己,而是将人从尘世的痛苦中解脱出来,马克思认为法律的本质性要求是致力于实现人的解放,发展生产力,虽然表述各有不同,但无论是近现代的科学理论,还是古代的宗教思想都认为法的目的是实现人的解放,从痛苦中解脱出来。

法的本质是相对于法的现象(或法律现象)的一个范畴。在历史上,非马克思主义思想家和法学家们曾对法的本质问题进行过认真的思考,提出过各种各样关于法的本质的学说,他们虽然对很多法律现象作出了科学的说明,但在法的本质这一根本问题上并没有作出科学的回答。



非马克思主义思想家和法学家关于法的本质的学说归纳起来主要包括:

神意论。这是历史上较早出现的解释法的本质问题的观点,直接或间接地将法的本质归结为神的意志。在西方法学史上,这种理论的主要代表人物是西罗马帝国后期的圣·奥古斯丁和11世纪经院主义哲学家托马斯·阿奎那。阿奎那在其《神学大全》一书中认为,神的智慧是一切法律的渊源,神的智慧本身具有法律性质。

理性论。这一学说将法的本质解释为理性、人性等。在西方法学史上,首先将法的本质归结为理性的是古希腊的斯多葛学派的哲学家,他们认为整个宇宙由理性构成,自然与理性是等同的,理性是永恒不变的、普遍的自然法的基础。古罗马思想家西塞罗也指出:法是最高的理性,理性在人类理智中稳定而充分发展之时,就是法律。17—18世纪,古典自然法学派的一些学者也将法的本质归结为人的理性和本性,其中的主要代表人物有荷兰的格劳秀斯、斯宾诺莎,英国的霍布斯、洛克,德国的普芬道夫,法国的孟德斯鸠、卢梭等。

命令说。英国哲学家霍布斯说,法是国家对人民的命令,是用口头说明,或用书面文字,或用其他方法所表示的规则或意志,用以辨别是非,指示从违。英国功利主义法学的鼻祖边沁也说过,法是国家行使权力处罚犯罪的威吓性命令。命令说的代表人物是19世纪英国法哲学家、分析法学派的代表人物约翰·奥斯丁。他认为,法律是主权者对其臣民所发布的应当如何行为并以制裁为后盾的命令。法律的显著特点之一在于它是一种命令,每一个法律和规则都是命令,严格意义上的法律和规则是命令的总和。

民族精神论。德国历史法学派代表人物卡尔·冯·萨维尼在《论当代在立法和法理学方面的使命》中指出,自古以来,法就像语言、风俗、政治一样,是民族精神、民族特性和民族共同意识的体现。法随着民族的成长而成长,随着民族精神的加强而加强,最后随着民族个性的消亡而消亡。

社会控制论。美国社会法学派代表人物罗斯科·庞德在《通过法律的社会控制》一书中指出,法是社会控制的手段,法是政治上组织起来的高度专门化的社会控制形式,是一种通过有系统有秩序地适用社会强力的社会控制。

其他关于法的本质的学说。关于法的本质问题,法学史上还有一些学说也很有影响。比如,卢梭的“公意论”、黑格尔的“自由意志论”、罗尔斯的“正义论”、狄骥的“社会连带关系论”,等等。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指出,法是公意的体现,公意即人们的共同意志、普遍意志。黑格尔在《法哲学原理》中强调法是自由意志的外在表现形式,自由意志是法的内核,“法是自由意志的定在”。罗尔斯在《正义论》中指出,正义是至高无上的,它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如同真理是思想体系的首要价值一样。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法律是上升为国家意志的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

马克思主义关于法律本质的看法:

1.正式性(国家性)

法的本质最初表现为法的正式性(国家性)。

(1)法的正式性体现在法总是公共权力机关按照一定的权限和程序制定或认可的。

(2)法的正式性还体现在法总是依靠正式的权力机制保障实现。

(3)法的正式性也体现在法总是借助于正式的表现形式予以公布。

2.阶级性

法的本质其次反映为法的阶级性。

(1)法所体现的国家意志,从表面看,具有一定的公共性、中立性。

(2)法所体现的国家意志实际上只是统治阶级意志,国家意志就是法律化的统治阶级意志。

(3)法律必然反映统治阶级的意志,但在某些情况下,出于缓和阶级矛盾的需要,也可能反映被统治阶级的某些愿望和要求。

(4)法律所体现的统治阶级的意志是反映统治阶级作为一个整体长远利益要求的意志,因此其并非个别统治者的意志,也不是个别统治者意志的简单相加。

3.社会性(物质制约性)

法的本质最终体现为法的社会性(物质制约性)。

(1)法律是社会的组成部分,也是社会关系的反映,经济关系的中心是生产关系,生产关系是由生产力决定的,生产力的不断发展最终导致法律在内的整个社会的发展变化(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立场-生产力的终局决定力)。

(2)按照这种观点,国家不是在创造法律,而只是在表述法律。法的本质存在于国家与社会的对立统一的关系之中。

(3)法律归根到底要被一个社会的物质生活条件所决定,但其具体内容却可能受到诸如道德、宗教、习惯等其他非经济因素的影响。

马列关于法律本质的看法本身是有层次差异的,正式性是最浅层次的认识,阶级性其次,最深层次的是物质制约性。

同时,正式性、阶级性和社会性三者构成一个有机联系的整体,完整地展现了马列关于法律本质的独到见解,也构成了马克思主义法学与其他法学流派的差别所在。

法的第一层次的本质是国家意志。法律是统治阶级或取得胜利并掌握国家政权的阶级的意志的体现。统治阶级利用掌握国家政权这一政治优势,有必要、也有可能将本阶级的意志上升为国家意志,然后体现为国家的法律。法律所体现的统治阶级意志不是统治阶级内部的各党派、集团及每个成员的个别意志,也不是这些个别意志的简单相加,而是统治阶级的整体意志、共同意志或根本意志。这种共同意志或根本意志是统治阶级作为一个整体在政治上、经济上的根本利益的反映。当然,法律的阶级意志论是马克思在批判资本主义法律的过程中总结出来的观点。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法律是为了揭示资本主义法律对人的压迫、奴役和剥削的本质。马克思赞赏的法律致力于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和人类的解放。

马克思认为,法的关系正像国家的形式一样,既不能从它们本身来理解,也不能从所谓人类精神的一般发展来理解,相反,它们根源于物质的生活关系。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指出,法律是国家意志的体现,而国家意志实质上是统治阶级的共同利益的反映。

但法律并不是以意志为基础的,而是由物质生活条件决定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物质生活,即相互制约的生产方式和交往形式,是国家意志和统治阶级意志的现实基础。物质生活条件是指人类社会所包括的地理环境、人口、物质资料的生产方式诸方面,主要指统治阶级赖以建立其政治统治的经济关系。从根本上讲,法律决定于一定的经济关系。法律的产生、发展、性质、内容都受制于一定的经济关系。法律的物质制约性和法律的阶级意志性是法律的不同层次的本质属性。

物质生活条件决定阶级意志的内容,但阶级意志的内容还受到经济以外的各种因素的不同程度的影响。法律和这些因素归根结底在由经济因素起决定作用的条件下相互作用。经济以外的各种因素的范围是很广泛的,主要包括政治、思想、道德、文化、历史传统、民族、宗教、习惯等。在分析法律的本质时,不应忽略这些因素。如果将经济条件理解为法律的阶级意志内容的唯一决定因素,实际生活中无数现象就无法理解了。比如,几个国家或一个国家在不同地区、不同时期,虽然经济制度或经济发展水平是一样的,但它们的法律却可以千差万别。不认真分析经济以外的因素,就无法正确解释法律的种种差异。

(作者:公司主营)